星力捕魚遊戲/房地産泡沫與貧富差距

     如果說愛情的到來如春天一樣無法阻擋,那麽愛情的背叛則像冬天一樣冷酷無情,在這個塵世間,如果擁有忠實甜蜜的愛情,即使面對死亡,淚水也會帶著花的芳香。如果已經被愛人背叛,即使處在最華美溫暖的宮殿,心也如同墳墓一樣滄桑淒涼。所以,禁不住,要問一聲,這世間有多少愛可以忠實,有多少情可以長久,有多少愛值得付出,又有多少愛值得忠實?
    人們害怕愛情,歸根結底是害怕愛情在某一日被背叛,而自己無法承受背叛後的後果。一旦被背叛,多少濃情蜜意都會變成昨日黃花,回想起來往往會痛徹心扉。
    時間呀,情人們只能對你歎息:“你送來了一切,又帶走了一切,更讓愛情在你面前無所遁形。”
    沒有人能折斷時間的羽翼,那麽,塵世間的人們,在每個日出或者日落的時候是不是問問自己,你的愛能不能忠實,你的愛值不值得忠實,你的愛人能不能如同你一樣忠實,如果彼此忠實,哪還有什麽刀可以砍斷你們的愛情。
    在這個世間,忠實對于愛情遠遠要比欲望本身來的昂貴,所以,許多人克制不了欲望,放棄了忠實,但是,正因爲,忠實對愛情來說是如此的昂貴,能擁有所愛之人的忠實,才格外不易。
    忠實和幸福同樣都是來之不易的,雖然人的欲望總是無窮的,好東西都想據爲己有的,但上帝是吝啬的,對于真愛,沒有比忠實更貴重的禮物了,但是,一個人如果捧著它,心不在焉,左顧右盼,下一刻,它就不經意從你手邊溜走,或者粉身碎骨在你面前,等你回過神來才發現,最珍貴的已經失去,至于上帝會不會賜予你第二次機會,你能不能抓住下一次機會,就看你的運氣了。
    塵世間的人們,在這裏不想過多的描述許多人的不忠實和背叛,那些埋藏在你們心底的東西,或者肆無忌憚地攤在陽光下的東西其實都不重要,關鍵是,這一切是否就是你們所要的結果。畢竟,這世間,有多少愛可以忠實,也可以有多少愛難以忠實。
    無論是艱難歲月裏的情愛,還是風光日子裏的情愛,愛既可以成就情人的忠實,也可以成就情人的背叛,而原因只有一個,因爲愛的不夠或者無法抗拒誘惑。
    對于,紅塵中的一些男女,如果你不是他的唯一,他也不是你的唯一,即使你們還相守,也不過是兩人有時無法承受世俗寂寞的偶爾慰籍罷了,然後又彼此走開,終成陌路,而忠實也不過是路邊美麗而眩目的看板,卻與你們毫不相幹。也許,有的人,終會在漫長的人生旅途中找到那個可以讓自己愛上,心甘情願忠實的那個人,但有的人,一生則無所歸依,或者並不想歸依,只想滿足欲望,直到老死。
    這世間,對有些人而言,即使他已經垂垂老矣,白發蒼蒼,當他回首一生的時候,會發現,原來這一生他的愛其實一直是忠于一個人的,無論那人是否曾經擁有還是陌路相對,無論那人青春貌美還是年華老去,無路那人善良誠實,還是惡毒殘忍,無論那人活在世上還是早已死去。愛情雖然可以脆弱不堪,但有時可以穿越時間和空間的距離,穿越是否占有的密障。
    人們都說:山盟海誓容易,但能否穿過世俗的風雨,抗拒財勢的誘惑,化解嫉妒的中傷,最後還能執手相望,那麽,星力捕魚遊戲們終究會發現,原來有許多愛還是可以忠實的,
    人們都說:忠實是上帝賦予人類最難學習的愛情課程之一,當一個人踏入愛河的時候,就開始了這門功課的學習,千萬不要等到背叛來時敲門時,才讓忠實從夢中醒來,那時,就已經太遲了,除非學著寬容原諒,否則,多甜美的愛情一旦陷入背叛的陰影,都會失去它陽光下的光鮮美麗,誰讓愛情是教堂裏的贊美詩,也是墓地裏哀傷的靈魂呢。
    人們還說:這世間,真愛並不多,所以並沒有多少愛可以忠實,這世間,真愛並不少,所以仍然有許多愛可以讓我們忠實。
    人們最後說:千古以來,情愛一事,忠實與否,只在人爲。

    易憲容,一個讓衆多房地産大腕頭疼的人。易大俠何許人也?讓政府大樓傍的緊,銀行櫃台貼的密,一位幾乎無所不能的房地産商人。可以讓衆人掀起上訪的高潮,可以輕松的侵占農民的土地,可以造成國內金融系統的最大風險。貪官落馬最多的區域是房地産,行政最混亂的是房地産的監管。房地産商有政治上的庇護,也有經濟上的扶助,爲什麽怕一個單單的易憲容?

    因爲易憲容他切切實實的站在人名群衆的角度上來替人民說話,他是真正“掀開國內房價炒得如此之高的皇帝新裝”,他一針見血地指出“中國房地産富豪靠的是政府權力”,並運用大量的事實數據證實,並運用一個經濟學家的眼光來分析,中國房地産的漲價是泡沫,是脫離中國實際的産物。中國充其量是個小康國家,憑什麽有發達國家的房價?而華遠集團董事長任志強更是露骨,說什麽“中央文件的精神是商品房是給高收入的人住的,我是按中央的文件來說話的……全世界的低收入家庭都不是靠商品房來解決住房問題。”中央哪個的精神是說商品房是給高收入的人住的,真乃咄咄怪事!國家進行房産商品化改革是爲了在房産領域引入市場機制,使房産更加有活力,成爲一個新的增長點,實現經濟和社會的雙贏。社會的贏就是要讓廣大人民群衆得實惠,保障人民居住條件得提高。可任董事長人爲地將此曲解,硬是要把它說成是“高收入者的”!也不看看高收入者有幾個啊,難不成作爲大衆主體的中低收入者就只要所謂政府的補貼性住房和低價廉租房嗎?好一個只顧自己賺錢的任董事長!還要政府來擦屁股,如意算盤打的不錯啊!我敢說,你們這號人,如果沒有政府支持、銀行貸款你們可能連自己的狗都養不活吧!

    不過他卻道出了一個事實:中國確實已經出現了一些可以接受如此變態房價的“高收入者”。按國際標准來說,中國貧富差距已經到達了國際警戒線。不過他們的最低標准線是月收入1400元,其實是沒有這麽高的,據權威測算中國的最低標准線應是700元。照這樣計算,恐怕不是達到的問題了,是大大超過了。難怪現而今,到處不是阻塞交通,就是集體上訪,要不就是公然的抗法。領導總是叫群衆保持鎮靜,如果群衆人人都豐衣足食的話,鬼才上街搞遊行?站到還冷,對身體不好!況且站大街的都是老頭老太太級別的人了,如果不是生活所迫,誰願意呀?朱門酒肉臭,路有凍死骨。如果不改變,這樣的情景會出現嗎?

    想起了一個蕭伯納的典故,大意是,蕭伯納遇見一個十分胖的富翁,而蕭伯納十分瘦,富翁就數落蕭伯納:“看你就知道世界有多麽的貧窮!”而蕭伯納反唇相譏道:“看你就知道世界貧窮的原因了!”雖然是有笑話的性質,但是也道出了本質啊!現在,確實是富人坐在窮人身上壓榨,是故富愈富,窮愈窮。可是,象任董那樣的富人並不知道感激那些讓他發財的所謂低收入者,還厚顔無恥的振振有辭的說低收入者的出路,你的社會責任感被狗給吃了!

    其實最讓人怕的不是爲富不仁,是政府公信力的下降。富要不仁,政府來治,他富也不能不仁。可現在,某些地方政府真的成了“權爲商所用”。就象上述的房地産泡沫,如果不是政府這樣包著,房價會這麽高嗎?爲何?因爲共同利益,房地産上了,gdp上去了,這才能升官發財!哪管你百姓死活?!荒唐如四川某縣在給群衆反映情況的條子上寫著“到月球找安南解決”,寒心如寶馬撞人事件,嚇人如劉湧案,權力一次次的出租,讓星力捕魚遊戲們這些主人感到害怕:“公仆真的可靠嗎?”

    房地産泡沫與貧富差距看似不關聯,原來是這麽的藕斷絲連的。

    2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