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ronym id="d2fow6"></acronym>
      • <center id="d2fow6"></center>
              1. <noscript id="448c5u"><li id="448c5u"></li><style id="448c5u"></style><fieldset id="448c5u"></fieldset><b id="448c5u"></b><code id="448c5u"></code></noscript><optgroup id="448c5u"><form id="448c5u"></form><noscript id="448c5u"></noscript></optgroup><dir id="448c5u"><option id="448c5u"></option><th id="448c5u"></th></dir><center id="448c5u"><table id="448c5u"></table><font id="448c5u"></font></center><pre id="448c5u"><noframes id="448c5u">

                          德撲規則_心與心的距離

                          德撲規則喜歡站在玻璃窗前,隔著窗看這花花世界;我喜歡站在很高處,一覽衆山小,我喜歡站在十字路口,喜歡看紅綠變幻;我喜歡靜看人來人往,步履匆匆,然而無法懂得他們所思所想,何去何從。

                            人們走後,我發現在我的世界裏有不一樣的風景。

                            我下午都不怎麽愛去飯堂吃飯,這樣的習慣已經很久了。去學校的小賣部買三明治,遞給阿姨兩塊錢,她從身後的紙箱裏隨便抽出一張又舊又髒的五毛錢還我,屬于處女座追求完美的我當然無法接受。于是我就呆呆站在原地等阿姨空閑下來,好久阿姨見我不走,她問:“怎麽了?”我把錢遞給阿姨說:“阿姨,我能不能換另一張錢?”阿姨接過我手上的錢,不耐煩地說:“這張錢怎麽了?”我委屈地說:“這張錢太髒了。”阿姨瞥了我一眼,然後把那張舊的扔進紙盒裏,極不情願的抽出一張新幣給我,一臉不高興地說:“錢不髒還有什麽是髒的?”我手裏緊緊抓著那張錢,去教室的路上我的心一直不能平靜下來,阿姨說那句“錢不髒還有什麽是髒的?”,一直回蕩在我的腦海裏,我總覺得這句話含意深刻,值得深思。

                            有時候人是可憐的。一張錢,從開始印發到流通在市場上,經過多少時間的洗滌,流經很多人的手,最終漸漸變舊,甚至撕爛,別人扔在不知名的角落裏。確實,誰說錢不髒呢?似乎每個人都知道錢是髒的,然而每個人也都終其一生爲錢所捆綁。不知誰說過,男人有錢就變壞,女人變壞就有錢,這似乎是現實社會的一種潛在規律,不可全盤否定。多少男人有了錢就抛妻棄子,多少女人爲了錢不惜賣身賣己;多少富人有了錢就燈紅酒綠,尋歡作樂,多少窮人爲了錢賣肝賣腎。很多人早出晚歸,拼命奮鬥,傾盡所有……這一切都離不開錢,一生最美好的時光都圍著錢轉,人豈不可憐?

                            有時候人是軟弱的。那天陪朋友逛街,走在最熱鬧的街中心,一首旋律特別傷感的音樂吸引了我的注意。我穿過人群,在人來人往的街道旁,兩個大大的音響筆直地立在路旁,一個男人和一個女人並排跪在地上,面無表情地低著頭,他們身後有一張海報,上面印著秘密秘密的文字,我不敢仔細看那些文字,我知道那樣的海報上面的文字一定很悲傷。一個破舊的碗,幾枚零碎的硬幣。我看著他們,內心無比惆怅。我向來同情這些可憐的人,有時候甚至會把身上所有給他們,有時候甚至會在街頭爲他們痛哭流涕。但這一次,我只是很冷漠的看著,然後轉身頭也不想回地離開。他們才二十多歲,正處于年輕有力的時候,有時間和力氣下跪乞討,爲什麽就沒有時間和力氣找份工作呢?就算今天有人給你足夠的錢,那麽明天呢?明天你是不是還要沿街乞討?可憐你一時,還可憐你一輩子嗎?活著,就別把自己當廢物,靠自己的雙手去養活自己。我不知道他們有多大的勇氣才會在街頭下跪乞討,他們還年輕,路人沒有同情他們,難道說世態炎涼了,人都變得冷漠無情了嗎?我想並不完全是,許是人們都希望他們能靠自己生活。爲了錢放棄自尊,人豈不軟弱?

                            有時候人是虛僞的。站在十字路口等綠燈,看見兩個衣著華麗的女人潇灑地穿過馬路,一輛轎車從她們身邊擦過,差點撞到她們。她們似乎被嚇到了,只看見她們一搭一唱的對著揚長而去的車子大聲嚷嚷,甚至破口大罵。我看著她們,默默地搖搖頭,對朋友說:“穿得漂亮一定要有素質,不然就毀了這一身的華麗了。”朋友點點頭說:“唉!明明是她們闖紅燈,還有理罵別人!”我笑了笑。一個人不管多有錢,不管穿得多漂亮,無所謂,最重要的是懂得做人。一個沒有道德素養的人,她再怎麽有錢有勢,那只不過是一直披著羊皮的狼,用華麗的外表裝飾肮髒的內心,人豈不是虛僞?

                            魯迅先生說:“我還有什麽話可說呢?我懂的衰亡民族之所以默無聲息的緣由了。”如今,我隔著窗看世界,知道自己該做些什麽。

                          人在身邊,覺得遙不可及,人在天邊,覺得駐在心間;你在遠方,我百般期盼,你往眼前,我十分厭煩;你和我稀薄頭不見擡頭見,手與手無緣相牽;你和我從沒唔面,心與心永恒相連。
                          這就是神奇得帶點蠱惑的距離,這就是美得有點迷人的距離。
                          霧裏看花,樓頭望月,芳草更得更遠而生,地平線在遠處走近還遠,長距離生發美感受,生發誘惑,生發想象,生發無窮的期盼與追求;魚翔水裏,蜂落蕊中,輕輕地貼著你的臉,融入你的心房,零距離使人融,使人親切,使人幸福,使人與人産生愛的火花,使心與心産生情的雨露,産生真實可掬的美妙感覺。
                          你看我時很遠,我看你時很近。一堵厚實的牆讓人無法進放,一張薄透的紙也讓人終生相融,咫尺天涯,對面溝壑,相鄰也常是天塹;相逢常是美麗的錯誤碼率,距離短短,將人生拉得迢迢又遠遠;短短距離,將情感推得長長又遙遙。君住長江頭,我住長江尾,這端與那端,流水滔滔,白雲悠悠。手與手不能相牽。夢與夢卻日日相連;眼與眼不能對望,心與心卻時時交錯。關山千萬重,阻不斷綿綿的思念;水路千萬裏,隔不開苦苦的牽挂。距離是思念與牽挂的生産線,大批量地生産人生最真摯最熱烈的愛怨交織與悲歡交集的情感。距離是一塊橡皮,拉長,感情才有繃緊的張力;距離是一張弦弓,拉長,感情才有沖動的欲望;距離是一根彈簧,拉長,感情才有接近的期求。如果人對鮮花已經熟視無睹,那麽鮮花,你不必四季開放,你可以隔著冬夏,待到養大才燦爛開放;如果人對鮮花已經舉傘躲避,那麽鮮花,你不必日日光臨,你可以隔著風雨,隔著霜雪,待到冬後才傾情明媚。在愛情缺乏少許情的時候,你該要的也許不是接近,而是疏遠;在親情乏至的時候,你應該也許不是厮守,而是分開。
                          零距離讓人親密,也産生摩擦;長距離産生思念,也讓人遺忘。距離是煩人的鬼怪,距離也是撩人的精靈;距離是碰傷感情的惡魔,距離也是愈合傷口的天使。走吧,熟悉的地方沒有景色,遠方才有夢想;來吧,陌生的地方沒有感情,故鄉才是門宿。
                          從此岸到彼岸,是路程的距離,我們不倦跋涉,在跋涉中感受風景,感受生活,感受酸甜苦辣;從此時到彼時,是歲月的距離,我們不倦奔走,在奔走中體驗過去,體驗現在,體驗悲歡禍福;從此心到彼心,是心靈的距離,我們不倦往來,在往來中品嘗苦惱,品嘗人生,百般滋味皆備的喜怒哀樂。
                          有一種距離,我們渴望抵達,那就是愛與愛的距離;有一種距離,我們渴望出發,那就是夢與夢的距離;有一種距離,我們渴望拉長,那就是生與死的距離;有一種距離,我們渴望縮短,那就是心與心的距離。心靈的距離
                          呱呱落地的那一天起,我就注定成爲一個人,一個生活在世界上的人。上天造就了人類,造就了世間萬物,每個人都是血肉之軀,卻惟有那顆跳動的心,或善良,或邪惡,或熱誠,或冷漠…… 
                           有人說“世界上最遠的距離就是心靈的距離”,我不知道。有人說“有時,人與人之間相隔就一扇窗的距離,只是,這不僅是窗的距離,更是心的距離”,我不知道。從沒有刻意去想過這樣一個問題,很多事在沒有經曆之前,不能妄加評論,在茫茫的人生海上航行,看不到彼岸。
                           小時侯的我是善良的,會因爲路邊的乞丐而淚流滿面,就算把袋袋掏空,也要給他一些“資助”;看電視,會因爲一個悲傷的結局而痛苦不已;讀曆史,會因爲紅軍戰士在長征途中的艱難而揪心難過。那時的是與非總是勾勒的很清楚,好人與壞人一眼就能分辨。 
                            逐漸長大,而那條是與非的界限也逐漸模糊,曾經的果斷變成深沉的思考,曾經的單純變成複雜又多角度的解析。不知道這是不是長大的痕迹,亦或是自己的心靈已不再如同往昔。“年輪”一圈一圈的增長,在懂得更多的知識,明白更多的道理的同時,困惑也在不斷的産生。原來的自己轉變成新的自己,從單純走向成熟,德撲規則想這就是心靈的距離,自身與自身的距離。  
                           心靈的距離並不可怕,只是留一份空間舒展心靈而已。而人與人之間的距離需要逐漸的磨合,世界上沒有一片相同的葉子,更何況人呢。學會理解,心靈的距離可以縮短。

                          2001